陈俊其人,可以用三句诗来形容。

  第一句,是南朝谢脁的名句,“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他是江苏一德集团的董事长,而一德集团创立于1993年,总部位于古都南京,是集“区域发展、文旅产业内容运营、战略投资”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企业。经过24年的发展,集团资产规模过百亿元,成员企业30余家。
  
  第二句,来自唐朝诗人孟浩然。“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一德集团是很跨界的集团,除了都会休闲街区,还有许多城市郊区文化旅游项目,其中,黄山秀里、镇江西津渡、江北老山不老村、扬州小盘谷、上海贝轩大公馆、南京钞库街18号、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餐厅等项目已成为业界典范,而这多处于陈俊的巧妙布局。
  
  第三句,“谁出先生右?独占鳌头。”除上述产业之外,投资也是一德的重要战略板块,长袖善舞的陈俊,拥有IDG资本、赛富基金、中城联盟等诸多合作伙伴,投资涉及地产创新服务、文化旅游、TMT及互联网产业等诸多领域。2016年,陈俊投资创办的互联网家装届“网红”艾佳,创办第一年业绩就超过了10亿,并创造了2016互联网家装领域最大的一笔A轮融资,高达数亿元。
  

  3月29日,建业君邻会公开课,特邀陈俊作为主讲嘉宾,而他也不吝赐教的讲述了自己对于当下互联网颠覆思维的一些思考,《住的颠覆式创新——地产新时代的互联网思维》。

朱琳VS陈俊陈俊VS朱琳

  
  作为胡葆森的挚友之一,陈俊颇有互联网的气质,谈吐幽默,见解也很独到。在问答环节,一位君邻会成员称赞道“您讲的是颠覆式创新,实实在在是在颠覆我们很多人的思维”。
  
  以下为本次演讲的速记精简:
  

  今天给大家讲颠覆,在住的这个问题上我们怎么来颠覆。  

  一个是心智颠覆,一个是时空颠覆,一个是价值颠覆。
  
  人怎么想问题,想问题的方式是什么,都是过去的经验,对于来办未来的事,一点价值也没有。那怎么有未来的经验呢,就是能够站在未来看现在。
  
  以郑州为例,如果时光倒回5年前,在座的都能发财。因为不管是房价还是地价,你知道未来是什么格局,所以说需要站在未来看现在。如果具备了这种能力,做任何事都非常轻轻松松的。这是第一个我想讲的逻辑 。
  
  我们来看一下心智怎么颠覆法:
  
  第一,从功能到娱乐。
  

  以前我们是从稀缺经济过来的,不管买什么东西都很难。现在这个痛点,通过改革开放30多年基本上改革的没啥问题了,现在就要解决爽点,但这个爽点,不是你想找就找得到的。
  
  如今大家都离不开手机了,手机跟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睡觉前也看,上厕所也看。但其实“看”什么意义都没有,但就是忍不住要看,为什么?这个问题特别重要,这一点是心智颠覆的最核心的问题——是什么东西让你一直在看。
  
  在2007年之前,诺基亚是第一大手机公司,两千业务员、研发全球第一、销售渠道全球第一、品牌形象全球第一、这样的公司一般外行杀进来是不可能把它颠覆的。
  
  但乔布斯在历史上从来没做过手机,第一次做,就把一个两千亿规模的公司一夜之间干的干干净净。牛就牛在乔布斯换了一个纬度,乔布斯定义它是玩具,这一点特别重要,可能国内还没有人观察到这个问题。
  
  玩具和工具有什么区别?玩具是感性购买的,工具是理性购买的。
  
  什么叫玩具,就是告诉你这个东西非常坏,对你有很多很多坏处,你还要玩。这就叫玩具。玩具颠覆了你的理性。假如我们把香烟改一下,说吸烟有利健康,每天抽10支可以延年益寿。烟民马上从3亿降低,为什么,因为它是一个工具了。
  
  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够把一个产业的东西变成玩具,一定会有很大的空间。玩具尽管没什么好处,但是它对人性中的贪嗔痴是没办法克服的。
  
  第二,从奢侈到个性。
  
  这两三年之间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原来打高尔夫,突然都改成跑马拉松了。如果今天你发个微信,弄个豪车发一发,没人点赞。如果你发个跑步的,肯定有人点赞。时代变了,就是人的心智变了。
  
  这个心智的背后是什么,就是从炫耀到了平等。整个社会在这五年之间在去精英化,不管富豪阶层还是普通人,都是在去精英化。人类追求平等,其实跑步就是平等,一双鞋子就能跑。这个平等就形成了整个社会的共识,这个共识就成为了整个社会推动的力量,要从占有到享用。
  
  比如,OFO共享单车。它的创始人是一个20多岁的姑娘,既没有资金,也没有高地位,没有任何特殊技能,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个需求,拿走了资本市场40个亿。
  
  第二,时空颠覆。
  
  “世界”这两个字可能很多中国人也不太清楚,世和界其实是个宗教词语,大千世界就是大千时空。原来地产老研究这个“界”,从来没研究时间。今天不研究时间的公司没有前途,因为这两个东西才组成了世界的构成。
  
  我们第一个研究的时间。时间很公平,不管你富还是穷,都是24小时。既然时间是确定的长度,你想过的比别人好,两种情况:一种是你消耗的时间,所以可以做一个经营性的地产,让你在我这消耗时间。但减掉睡觉、吃饭、消耗的,时间所剩无几。这时候就出现第二个生意,帮你节约时间。
  
  那结合地产怎么做这两个生意呢?我就做了两个生意。
  
  第一个生意,普通白领或者有钱的人,周一到周五、晚上6点到12点是需要消耗时间的。所以我做了一个都市休闲业态,后来翻译成1912,有酒有爱。街区里有150个店,晚上吃完饭、打牌、喝酒、聊天、唱歌、看电影、做SPA,所有店的生意都好。因为它互相交叉。本来人家来吃饭,吃完饭就走,现在可以吃完再唱个歌,生意会叠加30%。我们今年可能在郑州选址做这个项目。
  
  第二个生意,星期六早上10点到星期天下午4点,这个时间把它拿住,叫做轻度假。这个会成为很多90、80后人的生活方式。近郊度假,很多人觉得这个地方太美了,我们要买房、要留下来,那可以搞的事就多了。总之我们把时间研究清楚,把房子盖的好坏没有用,大家要有时间去,没时间去有什么意义呢?
  
  第三,价值颠覆。
  
  企业都是这样的,先开始发展、高速增长,但增长到一定程度就不增长了,到了一个平台期。大部分都是S曲线,到了这个时间就需要变革。
  
  想创业就应该走一条线,叫颠覆式创新。但我们怎么来颠覆?需求不存在颠覆和持续的差别,技术也无所谓颠覆性和持续性,只是利用不同技术满足不同需求的组合方式才具有颠覆性。
  
  如果有机会投资,可以试着去投资另外一片海。比如OFO、摩拜单车、滴滴。它没有和谁形成竞争,它是创造一个新的逻辑,轻资产。郑州优步在郑州只有3个人,管了几万辆车。三个人在家办公,牵头的人要开会就发信息,就在麦当劳开会——还需要靠办公室来证明自己厉害的公司已经不行了。
  
  回过头讲,在价值颠覆的今天,我们要对消费者进行分析。
  
  70后、80后、90后他们什么区别?
  
  举一个女孩子找对象这件事,如果只许问三个问题。70后一般会这样问:人长得怎么样,人品怎么样,工作怎么样。这个问题我们把它翻译一下,它关心这个产品的质量怎么样——这是传统经济的制造业思维。
  
  80后一般关心的是你这个人的光环:你是什么学校,开的什么车,住的什么房子。这是产品的包装好不好,翻译过来是个消费主义思维,外在的满足,虚荣满足。
  
  90后一般会问,他是什么星座的?因为她希望你要是我的菜,你要跟我合拍。这是最先进的,服务业走到今天的体验思维——我跟你在一起感受要好。
  

  所以这是整个的逻辑。领先企业无人可敌。

  
  第二部分,文明的问题。
  
  一两百年前,清朝胡雪岩,做了几代才成为杭州首富。马云做了5到8年成为全球首富之列。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就是因为我们对文明的理解不同。如果说用农耕文明它是一把刀,到目前就是一把枪,如果这个时代可以任意选择,你非得选农耕的事来做,那当然积累就慢了。
  
  三个文明带来的生意的逻辑不一样。工业文明时候都想做大买卖,跟大企业做,中石油、中石化。但是店大欺客,有可能导致你钱收不到。到了互联网时代全跟平民做,一人就收一块钱。像河南这种人口大省,一亿人,只要有一个人一块钱买单,当天就一个亿收入。
  
  什么叫互联网?就是你不认识你的客户,不知道是男的女的,就发生了交易,并且会成几何增长。它是以发生关系为宗旨,叫粉丝经济。
   

       第三部分,C端个性化和B端标准化是什么意思?

  
  C端老百姓认为越个性越好,B端生产端希望我的房子都一样,马克思说这是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
  
  在20世纪出现了好几个伟人,其中又是乔布斯,在2007年解决了这个问题。他解决了人类200多年来一直苦苦追寻的终极难题——把硬件标准化,软件个性化,这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通过这样的模型,我觉得可以做艾佳,把硬装标准化,软装个性化。硬装我们做几个标准,委托给几家公司,而软装的公司就相当于APP。
  
  从住宅上来讲,中国住宅1.0时代,交往对象主要是跟政府拿地,跟银行拿钱。这个时候其实是土地红利,跟职业人的能力大小关系不大。1.0是不可能再有了,叫消失的爱人。
  
  2.0叫产品红利,也快过去了,叫秋天的童话。
  
  现在要走入3.0,叫春天的希望,就是服务红利。房地产是没道理的,花几百万买个房子是个半成品,再折腾半年,装修、买家具。我们应该从提供一个房子,改成我提供一个家给你,家就有了温度,就有了感情,房子是没有的。
  
  中国地产在一两年以后很快会有一批起来,用服务态度做房地产的企业机构。我相信君邻会已经有了这个萌芽,开始思考以客户为导向。
  

  与其更好,不如不同。不管是搞产品的还是搞服务,还是创业,大家一定要记住这八个字,一定要和别人不一样。你和别人一样一点前途都没有,这个时代已经是供应链过剩的时代了。

扫码看快问快答直播现场扫码看快问快答直播现场

  
  快问快答:
  
  Q1:业内现在有这样的说法,说建业因为投入新蓝海战略的转型而失去了在河南地产界绝对优势的地位。您如何看待建业当前面临的局面和它的转型的未来?
  
  A:这是一个两难,胡主席还是英明的,因为他想走一条新路,在转型的镇痛还是有的。传统地产一定要转型,这是毫无疑问的。这几年建业走了不少路,包括跟我们合作,包括服务体系。但这个过程之中它有持后效应,像艾佳这么火的公司,它前两三年肯定是亏损的,但它流量是大的。人家看到你的未来。如果从财务报表看,这几年投资,包括文化产业,包括跟华谊搞的电影基地,肯定在当期收益上是有点低,但不影响它的竞争力。
  

  河南现在热起来了,很多大企业进来了,这也是另外一个,是竞争。竞争越激烈好企业越好,没有竞争的市场反而不容易产生大的企业。所以我觉得竞争其实对建业短期内是个压力,长期内是个极好的盈利机会,一定要竞争。这次年报建业也是,朝1000亿以上奋斗了。1000亿现在不算个什么稀奇事,市场还是那个市场,但是格局就变了。如果这种转型做的得体的话,未来对建业其实有更大的竞争力。

  Q2:据内部员工爆料,陈总特别地“不务正业”,好像自己总是那么的轻松悠闲,负责游山玩水,对管理抓得好像不是传统企业那么细致,那么严格,但是各项工作却能非常高效地开展,那我们想问一下关于这个“不务正业”的名号您有什么想说的?
  
  A:游山倒是很少,玩水倒是真的,我们每天都在划赛艇。因为我是江苏省赛艇协会主席,也有使命,跟王石主席配合一起在做赛艇推广的事。管理这件事其实蛮简单的,我觉得这么多年探索也是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慢慢一直到尊重人的追求。让每个人在为自己干,设计好制度,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否则一个人到了这么大规模的企业再靠你个人勤勉尽职我觉得已经做不成什么事情了。
  
  Q3:一德是文旅地产的内容的运营商,这跟通常所说的文旅地产商有什么区别吗?
  
  A:因为原来地产商有一个误区,认为我是盖房子的,盖成教育用房就叫教育地产,盖成商业用房就叫商业地产,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因为盖房子这个事没有太多技术,我觉得其实是你运营的能力,具备再去做这样的地产是容易的。所以说简单地讲,如果一个开发商做住宅的去做商业地产是难的,但是如果以前就是做商业的公司来做商业地产是相对容易的,所以我们首先要建立运营的能力再来做这个行业的地产,大概是这样一个逻辑。
  
  Q4:在“互联网+”的背景下,您刚刚演讲也提出了,颠覆式创新、回归C端这些商业思维的逻辑,也打造了像艾米、1895电影节、艾佳生活等这些项目,目前这些项目在郑州的运营情况怎么样了?
  
  A:应该说都还比较良好,艾佳因为刚刚开始,但是我觉得这个势头,包括去年达成能够这么认可。去年是在互联网的寒冬,也就是在资本市场寒冬的情况下,我们去年最大的一笔融资,用几个亿投了艾佳这样一个初创一年的公司,应该说还是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效果。
  
  Q5:大家都说郑州是一个屌丝之城,我们都称它为“郑村”,这个城市的文艺的氛围好像总是没有那么浓,你对从事个性化的这些艺术类的或者是创意类工作的这些从业者有什么忠告和提醒吗?
  
  A:其实不存在这个问题,人是靠挖掘和提炼、引导的,当大家生活基本解决了温饱以后就是会追求精神上的,艺术不外乎就是对人精神需求的一种产品。所以我觉得还是靠你供给,这一点我觉得中央政府讲供给侧改革我还是相信的,当你有这么多好的东西供给,它就会有这么多好的观众然后逐步形成;如果你没有这种供给,你假设这个地方没有观众,它真的会观众越来越少,所以我就觉得郑州其实还是一个文化悠久的地方,我觉得应该文化产业还是大有作为的,我也相信屌丝也会有一个文艺的心态。
  
  Q6:颠覆式创新是一德能够持续创新的基因,那么对于转型中的企业你有什么建议或经验的分享,或者说我把这个问题再具象一点,对于转型中的房地产企业您有什么建议或者是经验可以去分享。
  
  A:其实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强调地产进入3.0时代,是个服务性行业的时代,以前我们是建造的,造房子的,现在我们是做一个家的解决方案的,所以我们的机会非常大。就是你可以围绕整个家有无数的文章可以做,从服务端,包括比如说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医疗、体育,包括各种各样的方式上我觉得都会有机会,包括小到装修、智能化到艺术、文化,包括各个方面,我觉得健康也都会有巨大的机会。
  
  Q7:我们看到很多互联网行业在这样的一个3.0时代都在玩跨界,包括红星美凯龙还要跨界来玩地产,您比较看好地产的哪些企业的案例呢?有没有案例可以跟大家分享的?
  
  A:其实跨界这只是一个说法,我觉得其实更重要的是任何企业能够把这件事做好的前提是它发现了一个需求,有调动资源的能力又能够解决这个需求,这种跨界都会成功,还是应该从C端需求的角度来思考。像我们做装修,我们从来没做过装修,我们也没有家具的经验,但为什么我们能做艾佳?是因为我们发现这个难题确实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又想到了解决这个难题的一种比较好的共享经济的方法,所以我们尝试了,我觉得成功的概率就大得多。
  
  Q8:创业也是这两年非常火的一个话题,导致大家都很急,尤其是年轻人,好像都在迫切地要寻找到一个风口,要去拿到投资,不然的话好像自己的青春就白过了。您作为一个投资合伙人,在筛选优质项目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标准呢?您对创业的年轻人有什么忠告吗?
  
  A:我觉得任何事情就是看你的出发点是不是想解决什么问题。如果你仅仅是为了融资,是为了虚荣,为了一时热闹,这个就很难。创业不是个时尚的事,是一个非常艰苦非常卓越的一个投入,所以你对这个事有信心你就无所谓,我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如果你没有这个追求,只是因为创业可以尽快地致富,尽快地发财,尽快地怎么样,我觉得如果你是从这个角度的话一般成功率都比较低。
  
  Q9:一德跟很多房企都有过合作,比如说碧桂园、建业这些公司,包括陈总您也曾作为第八任中城联盟的轮值主席,您对许多国内的房地产行业他们的风格,包括他们的老板都非常熟悉,能不能给我们评点一下这些房企他们不同的文化品质有没有带给你不同的感觉,包括他们每一个老板是不是都有自己鲜明的标签,给我们举一些例子。
  
  A:我跟中国地产的大部分老板都特别熟悉,不是一般的熟,是说特别熟,所以我觉得有很多人,他当年成功是因为有很重要的个人烙印。他的价值就认这个东西,比如说是机会型的,他历史上挣的钱都是靠当年他挣好抓住了几个机会,所以他对机会就比较崇拜;有的人是“练内功”的,就觉得靠产品,有很多人会来找我,他就会痴迷于把“功夫”练的让人家觉得我是“头牌”;有的人是觉得我是靠人格、道义让大家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值得信任的人。
  
  建业我可以讲讲,因为跟胡总(胡葆森)这么多年。胡总他一直希望自己是一个人文主义的,所以他对他的名誉,对他的人格要高。老胡其实作为我们连长的大哥,我们是非常尊重的,中国企业家有各种各样的,但是讲到老胡基本上大家都知道讲的是河南胡葆森,如果讲老王老张不知道讲的是谁,说明老胡在江湖上还是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其实按道理讲从河南这个地点,毕竟在中国不是特别性感的地方,能够被大家认可还是不容易的,特别又立足于一个省域的开发,其实河南建业做到今天这个程度,在各个方面看我觉得平衡得还是非常好的,所以在这一点上胡大哥还是我们非常敬仰的兄长。